阴霾未散斯里兰卡恐袭令人警醒

斯里兰卡“4·21”连环恐袭形成 258人死亡、500多人受伤。这场美国“9·11”工作 后全球规模 内最致命的惊骇 袭击,也引发斯里兰卡和国际社会对反恐法规及反恐国际合作不力的反思。现在 ,国际社会的反恐软肋是信息同享 鸿沟。斯里兰卡“4·21”连环恐袭也再次证明了世界惊骇 主义进入3.0时代后反恐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岛国恐袭引起反思

“4·21”连环恐袭引发了斯里兰卡各界对安全及反恐政策、法规的反思。斯里兰卡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姆里特·罗汉·佩雷拉说,斯里兰卡政府正着手应对新的惊骇 挟制 并寻求强化安保体系。

斯里兰卡前水兵 大将 贾亚南特·科伦巴吉近日在承受 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斯里兰卡基督教徒和穆斯林长时间 坚持 友爱 、和平共处,针对本乡 基督教的暴力活动此前是从未发生过的。然而,极端分子却在族群之间制造惊骇 和矛盾,“4·21”复生 节恐袭工作 破坏了斯里兰卡各族群“千年共存”的谐和 关系。

当被问及“为什么美国‘9·11’工作 今后 最致命恐袭会发生在斯里兰卡”时,科伦巴吉说,这个问题有内因和外因两个部分。恐袭工作 发生的外因是:跟着 “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失掉 了终究 的据点,呈现 国际惊骇 主义分子转移、回流的现象。这关于 南亚国家,特别是对斯里兰卡这样海岸线长的岛国,无疑构成了严峻 的安全挟制 。本年 3月的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发生后,斯里兰卡本乡 极端组织乘机 报复,借机向“伊斯兰国”宣誓效忠。

而内因则是斯里兰卡的国家安全优先级过低。2009年,当斯里兰卡继续 26年的内战完毕 后,人们放松了警觉 。众所周知,斯里兰卡情报部门在内战期间曾发挥重要作用,他们仍然具备应对惊骇 袭击的经历 。遗憾的是,这些部门的职权在战后被大幅度削弱,加之顶层的国家安全委员领导机制也遭到 总统、总理“府院之争”的负面影响,最终导致了“情报空转”的结果发生。

科伦巴吉指出,本乡 极端分子使用 了斯里兰卡国内宽松的政策环境,一方面在斯里兰卡境内大肆传达 极端思维 。他们乃至 可以合法地通过社交媒体和电视台传达 极端言辞 ;另外一 方面极端分子通过贿赂当地 政客获取政治庇护,从境外汇入的不合法 捐款,绕过了本地银行及监管部门,其间 一部分资金被极端分子用来协助当地 政客贿选,以此换取这些政客的保护 。

现在 ,为了遏制极端思维 的传达 、及时发现恐袭线索并将之灭杀在萌芽阶段,斯里兰卡正在赶忙 拟定 新的反恐法案。

不能扫除 恐袭再发

斯里兰卡代理差人 总长维克勒马拉特纳6日晚在一份声明中说,与连环爆炸案关联的违法 嫌疑人现已 悉数 被捕 或身亡。此前,斯里兰卡政府于4月27日宣布撤销 涉嫌组织策划系列爆炸袭击的本地极端组织“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和“易卜拉欣信仰大会组织”。警方现已 冻住 袭击发动者和策划者约4000万美元资产。

另据路透社7日报导 ,国际刑事差人 组织、美国联邦调查局等机构的调查人员正在协助斯里兰卡调查这一系列爆炸袭击。他们把调查重点放在袭击策划者是否得到外国协助 、资金来历 以及袭击者与“伊斯兰国”是否有切实关联。

此前,“伊斯兰国”发布了一段视频,爆炸案主犯扎赫兰·哈希姆与其他8人一同 宣誓效忠惊骇 组织,证明此次袭击与“伊斯兰国”有关联。

现在 ,虽然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的极端主义组织网络已被调查人员摧毁 ,国际刑事差人 组织、美国联邦调查局等机构参加 的联合调查已进入后期阶段,但是 仍然 不能扫除 有潜在极端分子组织袭击的可能性。

因此,相关调查工作还将继续 。

据当地媒体报导 ,“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现任领导人尤瑟夫近日否认该组织与爆炸案有关。他说,虽然 扎赫兰是“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创始人,但该组织已于2017年底与扎赫兰解除了关系。解除关系的原因是扎赫兰通过社交媒体公开宣布 反政府和仇视 言辞 。当时扎赫兰抨击“政府的议会原则 毫无用处,法院体系 也不再有用”。

反恐合作亟待加强

尤瑟夫的言辞 引起了斯里兰卡国内更多的谈论 :首要 是人们意识到铲除 极端组织的艰巨性,怎么 辨认 出极端分子是一项艰巨应战 。其次是2018年以来斯里兰卡的政局紊乱 ,助涨了极端思维 的繁殖 。怎么 保证族群关系谐和 、预防极端主义延伸 ,将是斯里兰卡今后一段时期长时间 面对 的应战 。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说,跟着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伊两国失势,那些武装人员试图回国,或者寻求落脚他处,继而构成“重大跨国挟制 ”。现在 ,惊骇 分子正从叙利亚、伊拉克等地转移到全球规模 新的反恐单薄 区域 “焚烧 ”。